别再把没时间当借口了,这些顶级车手都是全职上班族

发现骑行 骑部落(www.qibuluo.com) 骑行侠 2018-06-24 08:59
«   »

[导读]在顶级自行车手竞速的肉搏战中,为了优化他们的潜力并且让自己日后能争夺领奖台,运动员们必须遵循一个严格的训练生活安排。当然,一些顶级的运动员会全职骑车,并且能够通...

在顶级自行车手竞速的肉搏战中,为了优化他们的潜力并且让自己日后能争夺领奖台,运动员们必须遵循一个严格的训练生活安排。当然,一些顶级的运动员会全职骑车,并且能够通过骑车来赚钱,通常最佳的结果是能够在一个职业队里进行训练和比赛。

但是对于那些既在比赛中获得很好的成绩甚至站在最高领奖台,而平时工作日又要像你和我一样需要在公司工作的人来说,生活是怎样的呢? 我们来偷看一下他们平日繁忙的生活。

Richard Bussell

精英个人计时赛车手,邮递员

年龄: 27

家乡: Stourbridge, Worcestershire

成就:就近期最新的成绩来看,巴塞尔获得冠军是在第一次参加全国10英里个人计时赛的时候,后来在2016年成功卫冕,并且在全国25英里个人计时赛中获得第二名的成绩。

早上6点—下午1点:送信 巴塞尔和鸟一起起床,然后匆忙地吃自己的早餐:通常是一碗粥加上一到两杯咖啡。之后他会从家骑行10英里到公司。


到达公司以后,换上工作服,把自行车包放在柜子里,他开始规划自己今天的投递路线,接下来到四个小时步行在街道中投递信件。


在晚上,有时也会在午餐时间:你会看到一个邮递员骑着他的cervelo P2以比常人快很多的速度从你旁边经过。 巴塞尔,除了日常工作以外,和那些职业车手一起竞技,并且不比他们差。


所以他是如何把工作和自行车竞技结合起来的?一个人如何可以在不全职骑车的同时在国家级个人计时赛中到达顶峰?


“我尝试把注意力放在大的比赛上,我偶尔会参加当地的比赛,但是每周都比赛会有一定的压力。”他说。


虽然他所说的大比赛是时有时无的,并且绝不会打乱日程,但自己还是每周要训练10-20个小时,他要在日常的生活中,除了邮递员的本职工作以外,把这些训练时间塞进去。

“通常夏天的话,我会在下班后外出骑车训练,但是到了冬天我发现在下班后在外面骑车比较痛苦,所以我选择在早上特别早的时候出来骑车,往往这时候天还是黑的。我确实有一个一起训练的伙伴,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外出训练。我发现如果我选择早上上班之前外出训练的话,我不需要去考虑一天的工作,并且我之后可以回家然后放松一下。”


工作前的训练通常意味着要在背着沉重的邮递包穿梭在大街小巷之前,围绕西米德兰兹的粗糙地形环绕一周,大概55英里,通常来说背着沉重的包走在街上对于他结合工作和竞赛是最困难的方面。


“最难的部分在于如何恢复,我不介意上下班骑车骑多远,但是背着沉重的邮递包上山下山意味着并不给你任何机会去恢复,不管你怎么走,你都会在一天结束时非常疲惫。”


总结来说,虽然巴塞尔作为邮递员可以有一个自由的工作时间的尺度,但是这份工作是很消耗体能的,这也使他击败其他全职车手这件事,显得十分可贵。


Paul Oldham

2015年Three Peaks的赢家,希望科技的工程师

年龄:38岁

家乡: Colne, Lancashire

成就:Current Three Peaks冠军,英国全国越野锦标赛获奖者,2011年曾在同赛事中取得冠军。


这样的大比赛看上去是需要一个特别完善的训练计划的?但是2015Three Peaks 冠军Paul Oldham 只是在工作之外训练,显然很成功。

“我每周训练6到12小时,在秋天和冬天我几乎每周都有比赛,在夏天的时候我一般每隔一周比赛一次。但是我确实会在每年1月到3月处于休赛期。”

虽然Three Peaks对比其他公路越野赛来说相当长,但是对比他之前作为公路自行车车手的生活来说,这种备赛训练更易于管理。

“全职工作是我放弃平路上公路自行车竞速的一半原因,如果你是全职工作的话,在柏油路面上训练100英里是十分困难的。但是如果是在复杂路面上进行1小时的训练却是很容易实现的。这使得全职上班族们在有限的训练时间内在越野赛上拥有竞争力比在公路赛上获奖容得多。”


令人高兴的是, Oldham在自己的自行车装备赞助商Hope Technology中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职位,于是从此他可以早一点下班训练而不会接到早退的书面警告。

“很幸运的是我在我的赞助商这里工作,所以我可以有更灵活一些的时间,而不需要占用自己过多的家庭生活时间来训练。”

“我现在可以在早上开始工作,然后在下午早点结束。但是在我进入赞助商公司上班之前,训练对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作为一个有家室的人,Oldham对于协调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很有一套。

“在周末的时候,我会在大清早外出,然后我会在大多数人梳洗好的时候回到家。这样做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法和其他人一起骑车。”

在自己的赞助商公司工作使得Oldham可以更放心的工作而无须担心过多地影响自己的家庭和工作。

Edmund Bradbury

NFTO车手,应届毕业大学生

年龄:23岁

家乡:Richmond, Greater London

成就:在2015年英国自行车世界锦标赛上获得第二名。

毕业后,他和NFTO签约 在他全日制上学的时候,他学的是神经科学与管理的学位,他那时候坚持一套激烈的训练方式。和Oldham很像,Oldham为了尽量减少训练时间,把精力集中在越野赛上,Bradbury选择在剑桥大学学习四年的时间里,专注于个人计时赛的训练。


“那时候在大学里,个人计时赛要比长距离竞速更加简单一些,也比较容易专注去持续训练。我以前是练划船的,后来开始练习个人计时。”


“我每周会训练15-18小时,大多数时间是在周末完成的--所以我在周末会进行单天5到6小时的训练。在周中我会进行非常激烈的全力短距离爆发训练。” 所以他的训练模式是周末进行长距离训练,周中进行短距离爆发式训练。

他发现大学的时期可以很好的和骑行赛季相融合“在赛季的初期一般来说你会投入更多的耐力,那个时候也正是学生们学习、没有太多考试的时候。然后当真正进入赛季的时候,也正是学校里考试比较多的时候,这时候正好你的训练量少了。”


总之,Bradbury很好地管理了他的训练和学习需求,把基础里程放在周末完成,在周中进行骑行台上的专项训练。

Luke de Quay

工作:DK Glovesheets 家族品牌主理人

自行车身份:公路车竞速者,爬坡赛和个人计时赛训练者

“我会把每周最长的两次骑行训练安排在周末,通常是2个小时左右,然后我会在周二和周四的晚上外出,这样可以让你在高强度训练之间有一个恢复的时间。


在白天短黑夜长的季节,像很多车手一样,“我会在电视机前放置一个骑行台,然后用骑行软件实时监测自己的心率等数据。这样有利于我进行自己的专项训练。我坚信质量比数量重要,所以在我的日常训练中不会有任何垃圾里程数。”

网友评论

精选热图更多